<progress id="xn5fl"><noframes id="xn5fl">
<th id="xn5fl"><video id="xn5fl"><span id="xn5fl"></span></video></th><span id="xn5fl"></span>
<span id="xn5fl"><noframes id="xn5fl">
<progress id="xn5fl"></progress>
<span id="xn5fl"><video id="xn5fl"><strike id="xn5fl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首頁/國內樓市/正文

宗慶后炮轟樓市泡沫:我家小區亮燈率不到1成

2013-11-29 來源: 編輯:朱麗霞 發布:泗陽房產網
 
評論

 

宗慶后:我住的小區有1000多套房,晚上亮燈的不到100家,這就是泡沫,房子不能再過度建了。

“如果一個社會都不創造,吃的穿的哪里來”

即便到了今天,娃哈哈出廠的每一種飲料,宗慶后都要親自嘗過,才能上市。即便到了今天,宗慶后依然很“傳統”,不玩網購,不碰樓市。但是,傳統并不意味著封閉,在開放的市場競爭中,穿著布鞋的宗慶后成為“中國首富”。幾次被封“首富”,宗慶后始終干著制造業最基礎的活。不賣樓,因為“房地產看不清”;不炒股,因為炒股被炒變了味。年過四十開始創校辦工廠。從一盒營養液、一瓶純凈水開始,產品從生產線上轉下來,再賣向全國、全世界,宗慶后的經銷網絡布滿全國。

“我可能是全世界喝過飲料最多的人”

宗慶后去巴黎,從來不逛奢侈品店,而是一頭鉆進超市。等他走出來,身后的員工手忙腳亂地把成箱成箱的飲料打包,托運回國。

他的辦公室擺滿了世界各地的空飲料瓶。老的辦公樓放不下了,就搬到郊區的生產基地去。

如今,他是全球排得上號的飲料大王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在成為飲料大王之前,宗慶后幾乎嘗遍了全世界的飲料。

1945年出生的宗慶后初中畢業后去舟山、紹興支農15年。頂替母親的職位回到杭州,他已經是30歲出頭大齡單身青年,騎著三輪車在小學校園里賣棒冰。1987年他承包校辦企業經銷部,兩年后創建杭州娃哈哈營養食品廠。1998年,娃哈哈成為中國最大的飲料企業。

在中國樓市最紅火的那兩年,靠賣水掙錢的宗慶后,幾次登上“富豪榜”榜首。

宗慶后決定做娃哈哈的第一款飲料時,國內口服液市場已經是一片混戰。有一次他聽說,體育課上有學生暈倒,覺得蹊蹺。都是獨生子女,條件不算富裕,但還不至于餓肚子。再看看自己6歲的女兒,宗慶后發現是家長的寵愛造成偏食,孩子不愛吃飯,營養不良。

很快他想到了產品的定位:做一款促進兒童食欲的營養液。如果能讓三億兒童都喝上娃哈哈,這個市場也夠大了。

最早的廣告詞是他定的:喝了娃哈哈吃飯就是香。宗慶后知道別人嫌它土,但他覺得朗朗上口,好記。結果,產品一炮打響。生產線和大貨車夜以繼日地跑,把這個玻璃瓶裝的口服液一箱箱南下北上送進市場。

不像富翁的中國“首富”

人群中可能沒人會看出宗慶后是個富商—老土的夾克衫、黑布鞋,出差用的拉桿箱已經磨得很舊。

因為穿著普通,這個中國最有購買力的人,曾經在機場的免稅店遭過白眼。

宗慶后所在的杭州市上城區,最早響應號召搞校辦工廠是因為缺錢。教室是破的,上世紀80年代老師的月工資35塊,一家幾口只能睡高低鋪。捉襟見肘,拿什么辦教育?創業初期,娃哈哈沒人懂技術。宗慶后從胡慶余堂借調來一名年輕技工。說好三個月又三個月,眼看到了娃哈哈營養液研發的關鍵階段,借調期滿了。民營小廠拿什么留住國營大廠的人才?

宗慶后跑去家訪,看見這位技工一家幾口擠在一間小屋里。于是,教育局剛剛獎勵的一套65平方米的房子,他轉手送了出去。

宗慶后一家人沒能住進新房,繼續擠在一間小屋里。但人才留住了。產品面市,娃哈哈才算在市場上站住了腳跟。

局面打開了,但娃哈哈還是小廠,產能和需求不匹配,經銷商那頭等貨上柜,廠里加班加點還不夠,廠房也太小。1991年,政府搭橋引線,只有10多名正式工的娃哈哈兼并了2000多名員工的虧損國企杭州罐頭廠。

當時有人批評他“瓦解國有經濟”。宗慶后不語,拿出一套“胡蘿卜加大棒”政策,打破大鍋飯,賞罰分明。很多一直“想不通”的國企員工,對他這套東西也報以掌聲。這在宗慶后看來順理成章。市場經濟嘛,有活干有錢發,讓工人看到實惠。

沒有科班出身的管理營銷理論,多走多看,這是宗慶后的法寶。全國各地跑市場,他一年有200天在路上。

不出差的時候,他的生活就是“兩點一線”。清晨六點多拐入弄堂,鉆進常去的早餐店,叫一份兩塊錢的大餅油條。吃完,走進立交橋下的小樓開始工作。直到深夜,頂樓的辦公室還透出黃色的燈光。

直到今天,不少人忙著上市、貸款融資,而宗慶后津津樂道的是娃哈哈“不欠銀行一分錢”。樓市他不碰,金融股市也不涉足,實實在在干他的實體經濟。

市場變化太快了,只想明天,不想未來,這是宗慶后常常掛在嘴邊的話。

尋求新技術,他從來沒斷過

宗慶后喜歡看歷史書,堅持在中國做企業要講人情味,他給員工提供宿舍,讓子女入學免費。他信奉凝聚小家、發展大家,才能報效國家。近幾年網購紅火,宗慶后不止一次被人問,要不要去馬云那里賣飲料?

宗慶后不上網賣娃哈哈,是從零售流通的角度分析,認為娃哈哈不適合放到網上賣—水太重,通路的成本縮小抵不上單獨發件的物流成本。不過他認同,網購將是未來的一個發展趨勢,因為年輕人已經離不開電腦和手機。

管企業,宗慶后喜歡親力親為出了名。集團現在3萬多名員工,他沒有副手。但現在他也在調整經營之道。從員工里培養管理職業經理人,否則200多個子公司全靠一個人,24小時不睡覺也干不完。

盡管早期與達能的合作沒達到預期的效果,但這些年考察海外市場、飛往歐美尋求新技術,他從來沒斷過。他試圖把娃哈哈的產業鏈鋪向全球,讓中國的食品企業里走出國際品牌。

剛剛結束的娃哈哈年度經銷商大會上,68歲的宗慶后說,明年他要從事務中抽身出來,重新扎下去跑市場。他說,“首富”對他個人沒多大意義。老老實實搞實業,用實體經濟創造財富,是他所長,也是他所愛。

宗慶后:如果一個社會都不創造,吃的穿的哪里來

記者:這幾年實體經濟喊苦,人家都在房地產、股市投資,你就沒動過心?

宗慶后:不管社會怎么發展,制造業都是根本。實體經濟是創造財富的。如果一個社會都不創造,都想去分配,老百姓吃的穿的從哪里來?股票上市其實是為了發展實業的,現在炒來炒去,變成錢炒錢了,有點變味。房地產太復雜,我不善于搞這些,還是老老實實搞實業。

記者:你對房地產的態度似乎很謹慎,為什么?

宗慶后:我住的小區有1000多套房,晚上亮燈的不到100家,這就是泡沫,房子不能再過度建了,F在年輕人學習、生活壓力大,沒有落腳的地方,就容易不穩定。我們在杭州市區秋濤路的罐頭廠,政府想收回去搞房地產,但我說要留著造職工住房。

記者:登上富豪榜榜首引來很多關注,你怎么看待這個頭銜?

宗慶后:“首富”對我個人沒多大意義,但國際上找我們合作的多了,F在我的辦公室一年要來幾十撥國外投資者。有的人怕被評上首富,評上就被盯牢,接著可能就坐牢去了。我的錢沒偷沒搶,是一分一厘賺出來的,我不怕,評上評不上我都心安理得。

記者:做了20多年食品飲料行業,你對現在的食品安全怎么看?用什么辦法可以抓好食品安全?

宗慶后:拿奶粉舉例子,為什么內地人愛去香港買奶粉?一是內地奶粉質量有些問題,銷售過程中可能也監管不夠嚴。另外香港因為免稅,奶粉價格比內地低。要讓國人不再這么辛苦地“背奶”,從根源上還是要用法律手段,管好國產的奶,加強從生產到銷售各個環節的監管,讓毒害下一代的人付出沉重代價。

記者:你一直呼吁經濟要放活,認為改革要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。你覺得什么樣的關系才算處理好了?

宗慶后:我做食品行業近30年,碰到的審批麻煩太多了。一個食品企業,至少要花三四個月去申領食品生產許可證,有些小企業審批時間更長;如果是同一設備生產另一類產品又要新一輪申領程序。比如“營養快線”換個口味用同一條生產線生產,也得重新審批,又是一兩個月,耗時又耗力。

審批程序繁瑣,但往往批完后也沒人好好監管,這樣就導致許多企業通過了行政審批之后,滋生違法行為。如果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把這個改好了,就是處理好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。

宗慶后簡介

宗慶后,生于1945年10月,現任杭州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。

初中畢業后,在舟山、紹興支農15年。1978年回到杭州,從推銷員干起,騎三輪車賣過棒冰、練習本。1987年承包校辦企業經銷部,兩年后開發投產娃哈哈兒童營養液,成立杭州娃哈哈營養食品廠。

2003年、2007年和2012年,分別當選第十屆、第十一屆和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。

2010年和2012年,胡潤全球富豪榜和福布斯富豪榜的中國內地“雙料首富”。

網友參與評論
 
條評論
表情
點擊加載更多
返回頂部
和邻居少妇在楼道啪啪
<progress id="xn5fl"><noframes id="xn5fl">
<th id="xn5fl"><video id="xn5fl"><span id="xn5fl"></span></video></th><span id="xn5fl"></span>
<span id="xn5fl"><noframes id="xn5fl">
<progress id="xn5fl"></progress>
<span id="xn5fl"><video id="xn5fl"><strike id="xn5fl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